念想

05-23,2009

在太阳当空晒的时候,我回归了顺毛。
从今天开始,洗了头不用吹,戴帽子不怕头发翘起来了。
很好很好。
贴贴的发型也很好。
买的小夹子也有用武之地了。
很好很好。

昨天晚上给叶子发了很久的短信。
MS从南京回来之后都没有这样过。
其实就是很烦,想找个出口。
叶子就是我当时想到的出口。
说白了,我就是自私的想找个人陪我郁闷。
这个人当然不可能是寝室里的人,因为他们就是我郁闷的源泉。
也不可能是别寝的好友,因为他们聒噪,和他们疯癫完之后就剩下我一个人回味余温,这样大的反差我受不了。
听着周围的人谈论着我不感兴趣的话题,我当时的想法就是,能把自己缩小缩小就好了,缩小到听不到他们的声音,缩小到没什么事情可以烦恼。
说实在的真的是很不公平,但是我又有什么办法。

昨天晚上陪同学在学校教室看了一场电影。
《盛夏光年》
很久以前就看过的一部电影。
说不上什么但是是一部我印象还比较深的电影。
先不说内容怎么样,我是冲着五月天才看的。
但是中间那一对。
一个是想得太多所以发现不了对方其实也是很喜欢自己离不开自己的。
另一个是迟钝到一种境界所以没法察觉对放对自己的感情有什么不妥,抑发现不了自己的想法。
这两个人,就是两种极端吧。
而自己也在这两种极端中辗转。
时时刻刻迟钝有什么不好?
就像电影里的余守恒说的“我真的不能离开你们两个中的任何一个。”
尽管这对于我们这些旁观者来说,很无语是啦。
但是,也是单纯的人单纯的想法而已。
没人可以反驳。
新生 |TOP| 彼方

COMMENT

那么~就当做别人都不存在就好了~
2009/05/23(土) 11:02:35 |URL|老姐 #- [EDIT]
同样冲着五月天 那片子吐槽点太多……
2009/05/24(日) 23:21:19 |URL|R #- [EDIT]

COMMENT FORM

  • URL:
  • 本文:
  • password:
  • 秘密留言:
  •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 BACK